网站首页 / V视推广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北大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新主流电影可否持续发展?《狙击手》是重要案例
2022-01-20     来源:消费V视     112934

                    图片13.png

    本网讯  2021年1月10日下午,由北京市电影局、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与《当代电影》杂志社联合主办,《视听理论与实践》编辑部协办,以及由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指导的电影《狙击手》作品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市青春光线电影院举行。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与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当代电影》社长、主编皇甫宜川共同主持了会议,王杰群、王一川、张卫、周星、吴冠平、赵卫防、戴清、高小立、谭政、胡建礼、李道新、陈宇、李洋、韩培、唐金楠、王长田等影视学界业界专家和政府部门领导参加研讨会。

    以下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北大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会上发言:

                        图片14.png

   研讨会的最后,我提纲挈领地概括几点,以便此后再作具体阐释和补充。我从两个创新和启示,或者说启示性意义和贡献性价值等几个层面,作简单概说。

首先,《狙击手》进行了叙事形式方面的创新。我在观影时有一些非常强烈的感受,突出的是它的高潮前置。影片开篇很快进入高潮,然后达成一种全程“无尿点”的叙事效果。与一般情况下影片的铺垫-到三分之二进入高潮-最后决斗不同。可以说,《狙击手》叙事是一种创新和冒险。

   其次,这部电影的观影时间和剧情发展时间基本合一。我类比想到了美国电影《夺魂锁》等。影片非常集中、非常紧凑、情节强度没有一分钟浪费、没有一分钟抒情。这一点跟张艺谋的惯常做法非常不一样,也构成了影片的一个重要特点。

    另外,剧作的“硬核性”动力支撑点非常强。这种强,体现在两方面力量的正面对撞。一边是美国的围剿,另一边是我军不顾一切的援救。两方的行动都在开始造成悬念,并在叙事中一环套一环慢慢解扣,形成剧作上的有效反转。

    再者,这是一部双男主戏。但它又不同于香港经常出现的那种最佳拍档类影片,是平等的双男主。《狙击手》的双男主几乎是前后承续,形成一种阴阳或者说前后关系。在剧情非常集中的一个半小时内就完成了牺牲主题和成长主题的合一。这些方面是影片在叙事剧作上的明显创新意义。

除叙事层面,影片还有类型上的突破和创新意义。

狙击手类影片属战争片的亚类型。但本片《狙击手》跟大量的前苏联、美国、包括国内一些没有引起大家广泛的关注的狙击手类型电影不一样,当然与电视剧里面的狙击手也不一样。它讲的是一种小集体对决,而不是个人对决。

个人对决比较突出的,是前苏联电影中的一些狙击手。影片人物往往在高楼大厦、战争废墟中、独自要忍受寂寞、孤独、和内心崩溃。狙击的数字,狙击手的骄傲,往往构成非常复杂的人物心理,狙击手形象也大多比较阴郁压抑,人物对峙上也大多是两个狙击手。而在本片中,最好看的是狙击手的集体配合。动作枪战、战术配合等,均构成狙击手亚类型里面非常重要的创新。同时,这种创新还符合了电影的中国性。这种中国式的集体合作和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不一样,其中又有很多东西可以阐发。

    从外部来看,这部电影提供了新主流电影可持续发展的非常重要的案例。近年来,我一直在关注新主流电影,当然也关注新主流大片。但是无论怎么表扬,我都会提出和反思一个问题,新主流电影能不能可持续发展?是不是符合电影工业美学原则?毕竟很多新主流电影的成功是靠外部的因素,例如国际形势的、重大题材的、等等。如果没有这些因素,仅仅靠故事本身、靠电影本身,靠不那么出名和大牌的演员本身,新主流电影还能不能可持续发展下去?这是我一直非常忧虑和担心的问题。

   相比投资和声势也非常大的新主流电影大片,我更看重的是中等工业美学的电影。我认为,中等投资的影片也可以做到好看,也可以进行非常集约化、理性化的成本控制。这种有保障预期收入的影片,非常值得中国电影产出10部、20部。我们绝不能期待某一部电影独揽四五十亿票房的情况持续下去,因为它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与王长田董事长交流时说,像《狙击手》这样的电影,如果符合规范化、理性化、精算化的电影工业美学原则,其预期回报是可观的。这类影片将为中国电影格局的常态化、合理化,提供一个坚实的范例。在整个电影产业的生态格局的进一步合理性方面,《狙击手》这部电影可能会产生重要的意义。

欢迎广大企业以及消费者提供新闻线索。

联系电话:13683072097,13521269116


责任编辑:丛尧